alfred lubrano的《bricklayers boy 》全文翻译?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和父亲同在一所大学里。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上学他在同一条街不远的

有时我俩一起坐地铁回家他提着工具我拿着书本。我俩不怎么聊白天的事。我父亲对但丁没有

兴趣我也不懂拱门什么的。s百度翻译我俩看一份《纽约邮报》谈论大都会棒球队的比赛情况。

我爸爸建造了纽约市的许多他进不去的建筑大学公寓办公大楼。他在建筑物的外面谋生。一

旦高墙耸起这建筑给他的感受就变了他好像不再受到欢迎。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对我父亲来说挣

点钱好让我进入一所高档的、用砖墙围起来的大学就读就挺满足了就像他自己进去一样。当时我俩并未

意识到这一点但那就是我们之间开始拉开距离的日子是开始在家庭内部重新界定劳动者的意义的日子。

我们父子俩血脉相连却分属不同的阶级。作为一个蓝领工人的白领儿子就等于是两种不同生活方式之

仅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仍旧的意大利生活方式一跃而成为美国的雅皮士不是件容易事。虽说美国有

社会阶层上下流动的神话专家们却指出真实的情况是穷者穷富者富。或许有百分之十的人仍工人

阶级爬到专业技术阶层。我父亲好不容易才接受了我当一名普通报纸记者的决定因为这个行当的收入只

略高于建筑业。他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利用他砌砖赚钱付学费让我获得的大学教育找一份诸如律师那种

收入丰厚的工作。我父亲砌了30 年的墙他发誓不让我靠砌墙谋生。他以为我受过教育就能一步登天加

入向上流社会流动的行列并赚上大把大把的钞票把衣袋装得鼓鼓的。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大儿子打破

我19 岁时他就跟我这么说了那时我的衣领已经开始变白。我是在大学念书的儿子星期六在家里帮忙

时递给他的扳手总是不对。“你最好赚好多好多钱”我的手巧的蓝领父亲告诫道。“你将来连墙上钉个钉

1980 年我读了大学又读了研究生毕业后俄亥俄州哥伦比亚市的一份日报给了我第一个工作。我

在厨房里说了这事因为家里的事都是在厨房里谈论的。我母亲哭了好像是去越南打仗似的。我父亲问

我说是在纽约城西面一个地方就像宾夕法尼亚州一样只是更往西。我跟他说我想写作只有他

说就是真实的生活报道真实的生活会使我幸福。“你跟家人一起就是幸福”我父亲说无意中道出了蓝

领规则的第二条。“那才是让你幸福的东西。除了这一切都归结为美元、金钱。除了你的家还有什么给

临行前的两个星期里他提醒我说报纸新闻是个行将消亡的行当我完全可以有个更好的前程。

可是一天晚上我父亲带回家一些粗胶纸和透明的塑料泡沫材料就是人家用来装母亲的备用餐

具的那种。“看来你做不了这个事”父亲对我说。接着他封好箱子并帮我把箱子拿到联邦快运公司。“这

是他要做的事”我动身去哥伦比亚那天父亲对母亲说。“你有什么办法呢”我道别后父亲把我拉到

一边往我手里塞了5 张100 元的票子。我稍微推辞了一下。他就说“拿着吧别告诉你妈就是了。”

当我跟他们说了报社给我多少薪水时父亲建议我找个兺职以弥补工资的不足。“也许你可以开出

租车。”有一次为了件小事我被本地新闻编辑责骂我犯了个错回家时把这事跟父亲讲了。“他们简直

就不付你什么工钱把你差来差去欺人太甚了”他跟我说着火气就上来了。“下一次你要卡着那家

我父亲对自己的生活并不心满意足。他年轻时想当歌唱家和演员可他的意大利家庭等着钱用。爸

我更像蓝领。他不时地会装上一袋午餐穿着考究的毛料西装在建筑工地上与父亲相会跟他一起吃三

几个月前当父亲想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时是克里斯给了父亲最大的帮助。父亲想当行政部门砌

砖工人的领班这活儿对体力的要求不是太高。想做这份工作要参加笔试回答有关建筑工作的一些问

题。父亲有40 年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了。每天太阳还没有出来克里斯在一边熨烫衬衣父亲坐在厨房餐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和父亲同在一所大学里。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上学他在同一条街不远的地方砌砖 .在校园的一处建筑工地上干活。

有时我俩一起坐地铁回家他提着工具我拿着书本。我俩不怎么聊白天的事。我父亲对但丁没有

兴趣我也不懂拱门什么的。我俩看一份《纽约邮报》谈论大都会棒球队的比赛情况。

我爸爸建造了纽约市的许多他进不去的建筑大学公寓办公大楼。他在建筑物的外面谋生。一旦高墙耸起这建筑给他的感受就变了他好像不再受到欢迎。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对我父亲来说挣点钱好让我进入一所高档的、用砖墙围起来的大学就读就挺满足了就像他自己进去一样。当时我俩并未意识到这一点但那就是我们之间开始拉开距离的日子是开始在家庭内部重新界定劳动者的意义的日子。

我们父子俩血脉相连却分属不同的阶级。作为一个蓝领工人的白领儿子就等于是两种不同生活方式之间的大门上的铰链。

仅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仍旧的意大利生活方式一跃而成为美国的雅皮士不是件容易事。虽说美国有社会阶层上下流动的神话专家们却指出真实的情况是穷者穷富者富。或许有百分之十的人仍工人阶级爬到专业技术阶层。我父亲好不容易才接受了我当一名普通报纸记者的决定因为这个行当的收入只略高于建筑业。他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利用他砌砖赚钱付学费让我获得的大学教育找一份诸如律师那种收入丰厚的工作。

我父亲砌了30 年的墙他发誓不让我靠砌墙谋生。他以为我受过教育就能一步登天加入向上流社会流动的行列并赚上大把大把的钞票把衣袋装得鼓鼓的。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大儿子打破了蓝领规则的第一条赚尽可能多的钱过尽可能好的生活。

我19 岁时他就跟我这么说了那时我的衣领已经开始变白。我是在大学念书的儿子星期六在家里帮忙时递给他的扳手总是不对。“你最好赚好多好多钱”我的手巧的蓝领父亲告诫道。“你将来连墙上钉个钉子也要雇人帮忙。”

我说是在纽约城西面一个地方就像宾夕法尼亚州一样只是更往西。我跟他说我想写作只有他们肯给我这份工作。

老头气炸了脸涨得通红就像他顶着狂风站在20 层楼高的地方。“什么是事实”我说就是真实的生活报道真实的生活会使我幸福。“你跟家人一起就是幸福”我父亲说无意中道出了蓝领规则的第二条。

“那才是让你幸福的东西。除了这一切都归结为美元、金钱。除了你的家还有什么给你安慰钱只有钱。”

临行前的两个星期里他提醒我说报纸新闻是个行将消亡的行当我完全可以有个更好的前程。

我虽然不经常见到爸爸但我弟弟住在家里天天和老爸在一起。克里斯虽然身为管理人员却比我更像蓝领。他不时地会装上一袋午餐穿着考究的毛料西装在建筑工地上与父亲相会跟他一起吃三明治。

几个月前当父亲想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时是克里斯给了父亲最大的帮助。父亲想当行政部门砌砖工人的领班这活儿对体力的要求不是太高。想做这份工作要参加笔试回答有关建筑工作的一些问题。父亲有40 年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了。每天太阳还没有出来克里斯在一边熨烫衬衣父亲坐在厨房餐桌旁大声朗读他练习写的怎么洗刷墙壁怎么砌一个难砌的墙角的回答。

alfred lubrano的《bricklayers boy 》艾尔弗雷德的《德·卢布拉诺砖瓦匠的儿子》

展开全部我父亲和我都是在同一所大学,早在1970年代中期,当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他就在街上不远,进行校园建筑。

有时我们坐地铁回家。他与他的工具,我和我的书。我们没有聊很多关于白天的事。我父亲不感兴趣于但丁,拱门等。我们应该分享纽约邮报和谈论大都会。

我爸爸已经建造了许多地方,但在纽约他不能进入:大学、公寓、写字楼。他在外面过他的生活。一面墙壁,一个地方会有不同的感觉,他,好像他不受欢迎了。他并不在意,不过。我的父亲,为了赚取现金,对于支付我进入一个理想的机构是满意的。我们那时不知道这件事,但是那些日子是由开始将一个分支关闭后,重新定义意味着什么?一个工人在我们的家庭。血缘、我们相隔,我父亲和我的儿子的一个是蓝领,一个是白领男人,这意味着这是在两人的生活方式之间的门铰链。

在一代人的时间对美国雅皮士这不是那么老式风格的意大利。尽管流动的神话在美国,真正的规则,专家说,是白手起家的破布,财富来丰富。也许10%从工作到专业类,我的父亲有一段艰难的时间接受我决定成为一个纯粹的报社记者的主意,一个域,支付多一点的工作就是建筑业。他想知道为什么我还没有兑现的教育或接受一些律师工作。砌筑后三十年了,我的父亲向自己保证,我从未以砌砖为生。他认为教育应该以某种方式像火箭一样推动我进向上移动,并加载大量的钱存进我的口袋。他没有依靠的是他的长子打破蓝领规则1:那么多钱你可以支付就像你得到的一样良好的生活。

他会告诉我,我19岁的时候,我的领子已褪成白色。我是一个大学男孩,却在星期六将错误的扳手放在房子里。“你最好赚了很多钱,”我的蓝领方便爸爸警告。“你会需要雇一个人来为你将一颗钉子敲进墙里。”

1980年,学院和研究生院后,我得到了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日报,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我在厨房里用这个消息打破了沉默,讨论了所有的家族企业。我母亲哭泣着,好像它是越南。我父亲有几个问题:“俄亥俄州?俄亥俄州到底在哪儿?”

我说这是一些在纽约西部的城市,就像宾夕法尼亚州,甚至更像它。我告诉他我想写,这是唯一会给我工作的地方。

“你为什么不能找个好工作,得到一些薪水,就像广告说的在城里,在那边写作?”

“真相吗?”老人爆炸时,他的脸上泛红,因为它并当他二十层高刮着大风。“什么是真理?“我说这是现实生活,和写关于我很高兴这样做。“你很高兴你的家人,”我爸爸说,溢出的蓝领法则2”这是什么使你快乐。在那之后,所有这一切都归结到美元和美分。是什么给你安慰,除了你的家庭情况吗?钱,只有钱。”

在前两周,我感动,他提醒我,报纸新闻是一个垂死的领域,我可以做得更好,不再是我的好儿子,他努力学习。我被窃听的人了。

一天晚上,不过,我的父亲带回家的一些沉重的磁带,并且清楚地,塑料泡沫的东西你包你母亲的水晶宫队盘子。“你们可能不会这样做是正确的,”我的父亲对我说以前他密封箱子和帮我带他们去UPS。“这就是他想要的,”我父亲告诉我的母亲一天我离开了哥伦布。“你将要做什么呢?“当我说我告别,我父亲把我拉到一边,按下5 100美元的钞票到我手里。“没事,”他说,在我的软弱的抗议。s百度翻译“不要告诉你的母亲。”

当我打破了消息摘要付给我什么,我父亲建议我得到一份兼职,以弥补我的收入。“也许你可以驱动一辆出租车。“有一次,当我在咀嚼的城市编辑一些琐碎的小事,我犯了一个错误,告诉我父亲回家时。“他们付你面子,他们把你推来推去太多,该业务的,”他告诉我,怒火建筑。“下一次,你必须抓住人的喉咙,告诉他他是一个大混蛋。”

我的父亲不热衷于他的生命。他想成为一名歌手和演员,当他还年轻,但是他的意大利家庭预期会出现钱。我爸爸学了贸易,正如他应该,并且搬到一个语句作为生活的常规。

虽然我很少看我父亲,我哥哥,住在家里,是与老人每一天。克里斯很多蓝领在他比我做的,尽管他职业生涯的清晰化。每过一会儿他将包午餐,并且在一个漂亮的羊毛套装,见到我父亲在一个建筑工地和分享三明治。

这是克里斯谁帮助了我爸爸最多的时候我的父亲试图改变他的生活几个月前。我爸爸想要一个公务员的工作就不会这么的体力。有一个书面测试,包括文章问题对施工工作。我父亲没有做任何喜欢在四十年。每天早晨在日出之前,克里斯会烫衬衫和我的父亲会坐在厨房餐桌旁,大声朗读他的实践文章如何冲洗一堵墙,或者如何构建一个棘手的角落。Chris来给他建议单词和方法。

这是辛苦地为我的爸爸,他不得不找一个预科课程在一所初中一周有三个晚上下班后六个星期。在上课时间,外面的人会进来,二十五个建筑工人挤压自己变成小桌子。艰难的蓝领家伙手持2号铅笔俯身,挖出他们的实践文章,水泥,头发上焦油对他们的裤子,他们的工作靴太大而笨拙的适合的办公桌下。

“这是总决赛的感觉吗?“我的父亲会问我的电话。“你总是这么紧张吗?“我告诉他,是的。我告诉他写作通常是困难的。他感谢克里斯和我的教练,让他在学校这一次。我父亲认为他做的很好,但他仍在等待检测结果。与此同时,他以生活方式的蓝领工人,一砖一瓦地。

当我们看到彼此的这些天,我的父亲仍要求资金是如何。有时他读了我的故事;通常,他喜欢他们,尽管他最近批评一块视作一个多愁善感。

在我访问布鲁克林不久前,他和我在车里的,在路上买化妆品,我父亲的一位每周的例程。“你知道,你不是成功,你可以,”他开始,蓝领冲像往常一样。“你在学校支付你的会费。你应该得到更好的餐厅,更好的衣服。“我们走吧,我想,同样的老的东西。我肯定每个家庭都有5或6类似的大问题,像老生常谈的录像带重播。我想快进这事当我们停留在一个红灯。

就在那时我父亲转向我,庄严和激烈。“我好羡慕你,”他平静地说。“对于一个人去做他喜欢的事情并从中获得报酬——那太棒了。“他对我笑了笑光明未改变,我们开车走了。为了感谢他的理解,我跳的除臭剂和洗发水。这一次,我的父亲让我付出了代价。

这个。。。是从翻译上down的吧。。。如果可以,麻烦您把第五和第十八段的翻译完善下吧。。。谢谢了。

he gets used to the part–time…

Whats on the door? Time to 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