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荷兰史诗的艺术价值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荷马史诗包括《伊利昂记》和《奥德赛》,是古希腊的英雄史诗。其博大精深的历史内容和超类绝伦的艺术审美价值值得探析。而结构美是它重要的艺术美价值。所谓结构就是布局谋篇,安排组织人物、情节和环境,巧妙地协调处置它们之间的关系,从而很好地表现作品的思想内容,达到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统一。

文学是人学,英雄史诗更是写人的,并且是以塑造高大的英雄人物为己任的。因此,英雄史诗一般说来整体上都是以人物为中心进行结构的,并且是以主要英雄人物为中心来结构的。同时,原始的史诗都是在民间口头流传的基础上整理出来的,为了便于说书人的讲述,所以必然要以人物或某一事件为中心。荷马史诗便是如此。

英雄史诗以英雄人物为结构中心自然无疑,但英雄并非凭空产生的,而是通过英雄业绩英雄壮举来展现的。因此,英雄人物离不开重大事件,而且是跟重大的历史事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二者相辅相成。我们说荷马史诗是“以人物为中心”进行结构是从总体而言,而局部上,它常常将事件放在中心的位置上。《伊利亚特》是描写战争的,而且是史无前例的特洛伊之战,作者将人物置于战争漩涡的中心,生死存亡的焦点上,通过描写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来塑造人物。“阿基琉斯的愤怒”,这“愤怒”就是重大的事件。特别是《伊利亚特》的最后,阿基琉斯大战赫克托尔、驱马拖尸都是重要的事件,描写得有声有色。《奥德赛》中的每一次遇险脱险,最后的诛杀仇人。因为人物和事件相辅相成的密切关系,它们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所以有时也很难严格地确定说是“以人物为中心”还是“以事件为中心”,但是二者相结合却是勿庸置疑的。这种“以人物为中心”和“以事件为中心”相结合的结构方式,既增加了史诗本身结构的张力和多样性,又有利于塑造典型人物和典型环境,达到了人物与事件的有机统一。

史诗是叙事文学,而且是卷帙浩繁的长篇叙事诗。因此,叙述是其重要的表达艺术手段,而且是最基本最重要的表达艺术手段。叙述有作者按顺时空的直接叙述,也有作者的插叙和通过人物之口作的补叙。综观荷马史诗,这种直接叙述和中间插叙、补叙相结合的结构方式三者皆有,且表现得较为突出。

《伊利亚特》写的是特洛伊战争,但只是截取长达十年战争的最后一年的几十天,从阿基琉斯为女俘而和阿伽门农争吵结怨开始,到特洛伊老国王普里阿摩斯为儿子赫克托尔举行葬礼结束,前九年多的战争及战争原因,希腊军如何用木马计攻下特洛伊城,取得最终胜利,都没有直接正面地写,而是补叙出来的。如阿基琉斯补叙说:“我们曾攻陷埃埃提昂的圣城特拜,劫掠了那座城市,带回全部战利品。”雅典娜补叙说:“你们会让普里阿摩斯和特洛亚人自豪,把阿尔戈斯的海伦留下,许多阿开奥斯人为了她远离亲爱的祖国,战死在特洛亚。”尤其巧妙的是,第十八卷中,作者通过匠神赫菲斯托斯给阿基琉斯制作的盾牌上的绘画,插叙了当时希腊人的战争、生产、生活情景。

《奥德赛》中,通过人物之口对往事进行补叙的地方更多,如第三卷中,主要就是写的老英雄涅斯托尔向奥德修斯之子特勒马科斯讲述特洛伊战争胜利后希腊人幸存者返乡的故事,其中包括海上遇险的故事和阿伽门农回家后被埃吉斯托斯所杀的故事,阿伽门农之子奥瑞斯托斯为父报仇的故事等。第九至十二卷,全部由奥德修斯自叙其离开神女卡吕普索之前,长达九年之多的遭遇和经历,如海上遇风暴、吃健忘花、战胜独目巨人、遇风王魔女、同伴偷宰岛牛全部被杀、只身逃难等等。在第十一卷中,由奥德修斯母亲的亡灵补叙了他家中的事情,由阿伽门农的亡灵补叙了自己回乡遇害的事情,由奥德修斯向阿基琉斯的亡灵补叙了阿基琉斯之子涅奥普托勒摩斯的事情。《奥德赛》中补叙之多,应用之娴熟和巧妙,在当今小说中也是罕见的。荷兰队阿克

顺叙与插叙、补叙相结合,直接叙述与间接叙述相结合,打破了完全平铺直叙的叙述方式和顺时空的线性结构方式,既丰富了叙事技巧,又使得结构复杂善变,摇曳多姿。

结构必须剪裁。写什么,怎么写,都要认真取舍,选择,不可事无巨细,面面俱到,捡到篮里就是菜。

《伊利亚特》是以特洛伊战争为题材,而特洛伊战争长达十年之久,如果从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诱走希腊美女海伦、引发战争开始,到希腊人用木马计攻破特洛伊城结束,一一写来,那不仅使篇幅更加浩大,且使结构平淡无奇,单调乏味。而荷马们独具匠心,只选择阿基琉斯的两次愤怒作集中描写的事件和结构点,进行焦点透视,以点带面、以点代线,通过典型情节表现战争的基本风貌,达到了以少写多的目的。

《奥德赛》是以奥德修斯十年的归乡复仇为题材,作者也没有从头至尾地平铺直叙,而是从众神帮助他离开仙女卡吕普索的海岛开始,其它以前事件的交待由插叙、补叙完成。荷马史诗的这种浓缩集中于某中心事件进行聚焦透视的结构方式为后人做出了典范,正如马克思所言,荷马史诗“仍然能够给我们以艺术享受,而且就某些方面说还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

聚焦式结构将人物置于极为典型的环境中,放在斗争的焦点上,有利于刻划人物的典型性格;并且重点突出,以点代线,省俭笔墨,打破平铺直叙的单调。因而,荷马史诗在结构方面的艺术功力堪称成熟,极具审美价值。

艺术美是文学作品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美学追求和美学特征,因为文学作品是艺术品,艺术作品必然以艺术美作为其审美价值的第一要素,而结构美在其中呈现出举足轻重的美学地位。荷马史诗在结构上颇具匠心,堪称典范,不仅是希腊人早期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有着博大精深的思想内容,而且是本民族乃至世界古代文学的艺术瑰宝,闪耀着永不失色的艺术美的璀璨光辉。

伯恩茅斯阿克